即時漣源到香港快遞:
漣源到香港快遞

尋找最美國門名片·走近首屆“十大國門衞士”候選人⑨

第181次巡邏

2020年09月14日 07:38     來源: 中國警察網    作者: 高瑩 高鵬   
中國警察網 · 高瑩 高鵬  |  2020-09-14 07:38

  

索朗達傑在崗布冰川記錄第181次巡邏。中國警察網記者 高鵬 攝

    呼哧,呼哧,呼哧……

  “老師,你們沒事吧?”聽到身後記者們的大喘氣聲,索朗達傑回過頭,用“藏普”焦急而關切地問。

  西藏的高山聳入雲端,湛藍的天空好似被高山托起的錦帛,上面繡着純淨的雲朵。索朗達傑黝黑的皮膚在刺眼的陽光下泛着光。

  這是8月20日上午,普瑪江塘邊境派出所民警在海拔5600米的崗布冰川開展第181次巡邏。

  崗布冰川隱藏在雪山深處,一座座數十米高、形態各異的冰塔矗立,透過陽光發出神祕的藍光。

  帶隊的藏族警官,是西藏山南邊境管理支隊浪卡子邊境管理大隊副大隊長、首屆“十大國門衞士”候選人索朗達傑。

  “這麼好的地方,要留下我們的足跡”

  如果不是因為採訪索朗達傑,記者或許沒有勇氣踏上海拔5373米的普瑪江塘,更沒勇氣爬上崗布冰川。

  眼前的索朗達傑,1米7出頭,身材敦實,臉上“高原黑”透着“羞澀紅”,1985年出生的他安靜、靦腆,眼神裏卻寫滿了堅毅。

  2016年6月,索朗達傑主動要求到中國海拔最高的邊境派出所——普瑪江塘邊境派出所駐守,這一守就是四年,直到今年6月任浪卡子邊境管理大隊副大隊長。

  普瑪江塘鄉與不丹接壤,邊境線25公里。這兒每年冬季9個月,夏季氣温只有八九攝氏度,空氣中含氧量不足海平面的40%。這片“生命禁區”里居住着1042名羣眾,年滿50歲就算是高壽了。

  當初,派出所花了兩年多時間才建起來,很多農民工幹不了幾天,就因為極度缺氧撤離了。

  索朗達傑為什麼執意“逆行”,而且一待就是四年?他的答案很簡單:“派出所有光榮的歷史,能當四年所長是我一生的榮幸”。

  四年時間裏,索朗達傑每個月都要帶民警去崗布冰川巡邏,每一次都是向生命極限發起的挑戰。

  “第一次見到冰川,我就覺得這麼好的地方,一定要留下我們的足跡。巡邏一定要形成常態。這是中國的領土。”索朗面向山巒,堅定地説。

  無人區的“救人達人”

  從普瑪江塘到崗布冰川,要經過2個多小時車程的無人區。路,是車子碾壓石子自然形成的。一路上,經常有碎石子打到車玻璃上,發出“啪啪”聲。在越過冰川融水形成的小溪時,越野車顛簸過度,擋板“哐當”一聲掉了,修了十分鐘才繼續出發。

  經常有遊客開車去冰川,在無人區“淪陷”,需要出動警力救援。幾年下來,索朗達傑儼然成為一名“救人達人”。

  2016年冬天,一輛遊客的車困在了無人區的連片沼澤地。索朗達傑從早上八點一直找到下午兩點,餓了就幹嚼幾口方便麪。終於,在牧民指引下,他們找到了那片沼澤地,可救援車輛卻無法靠近。

  索朗達傑脱了鞋襪,把褲腳捲到膝蓋,深一腳淺一腳踏進冰冷的泥沼。他開始用鐵鍬挖,一鏟子一鏟子挖,車卻越陷越深。

  索朗達傑他們又去找石頭。走了很遠,終於找到了幾塊大石頭。此時的索朗達傑已累得步履蹣跚,但堅持着一步步把石頭挪了回來,分別墊在四個車輪子下面。他趴在泥裏用千斤頂把車一點點撐起,再用兩條100米長的鋼絲繩系在一起,一頭拴在所裏唯一的江鈴皮卡車上,一頭拴住被困的車,這才勉強把車拖出來。

  索朗達傑成了“泥人”,渾身上下濕透了,飢寒交迫頭疼欲裂,在狂風拍打下不停打着寒顫。

  有一次,索朗達傑為了尋找兩個被困的上海女孩,從白天一直尋找到夜裏。無人區的夜,伸手不見五指,靜得嚇人。當兩個女孩看到他時,睜大眼睛問:“你是坐直升機來的嗎?”索朗達傑笑了:“我是坐皮卡車來的。”

  派出所每年平均救援40餘起,遊客送的錦旗掛滿了牆。索朗達傑把收到的感謝物資,都捐給了當地牧民和小學生們。

  “大耳朵”所長

  呼哧,呼哧,呼哧……

  穿過無人區,開始爬連片的山丘。索朗達傑走在最前面,兩隻大耳朵十分搶眼。

  普瑪江塘的牧民喜歡叫他“大耳朵”所長,孩子們被他抱在懷裏,都喜歡摸一摸他的大耳朵。

  8月17日下午,記者跟隨索朗達傑來到下索村的卓嘎家。卓嘎的兩個女兒老遠跑過來,一邊往他懷裏鑽,一邊親暱地喊着“爸爸、爸爸”。索朗達傑笑着説:“她們還管我愛人叫媽媽。”

  這段父女緣始於2016年6月。索朗達傑在普瑪江塘完小任法制副校長,第一眼看到兩個女孩時,她們瘦小、自卑,低着頭,特別害羞,就如同初中時成為孤兒的自己。學校老師告訴他,兩個女孩兒生活在單親家庭,生活困難。索朗達傑瞬間就作出決定,要幫幫這兩個孩子。

  到卓嘎家走訪時,眼前一貧如洗、家徒四壁的景象,讓索朗達傑心疼不已——房子是用石頭和泥巴蓋的,破舊、陰冷,四處漏風,睡覺得蓋四層厚被,糧倉裏只剩下半袋米。

  索朗達傑經常用工資買些糧食送過去,還給孩子零用錢,每個週末都接孩子過來吃飯、輔導功課。

  現在,卓嘎一家住進了邊境小康村130多平方米的新房,倉庫裏堆滿了青稞。新房總價27萬元,政府補貼19萬,還貸款了5萬元。卓嘎家櫃子上擺滿了兩個女兒的獎狀。

  “索朗經常在入户走訪時宣傳黨的政策、法律知識,在牧民心中有很高的威望。”鄉長格桑確拉説。

  在牧民眼中,索朗達傑是個“靠譜”的人。牧民的困難,小到一隻牛羊走丟了,他都要管。趕上下大雪,他一天一夜不吃飯,也得幫着找回來。牧民對他也是見心見肝。遇到宰牛宰羊的日子,牧民會把自家最好的牛肝拿出來給他品嚐。

  但對於妻子和家庭,索朗達傑卻是個“不靠譜”的人。從2013年結婚到現在2500多天,夫妻相聚時間不足400天。第一個孩子剛出生時他不在身邊;孩子四五個月時得了支氣管炎,高燒住院兩個月,他沒陪伴一天。

  高山之巔的敬禮

  呼哧,呼哧,呼哧……

  爬上冰川,腳下是冰層和冰縫。冰層隨時有塌陷的危險。有的冰縫一米多寬,深不見底。索朗達傑一越而過,伸手接應其他民警。一個90後民警突然腳底一滑,“啊”了一聲,索朗達傑反應極快,一把拉住了他。

  派出所民警大部分是90後。中國人民警察大學畢業的阿旺平措,剛分到派出所就“丟了”相處四年的女友。小夥子常拿着女友的照片,暗自神傷。

  這一切,逃不過索朗達傑的眼睛。

  “普瑪江塘海拔高,卻是讓人真正快樂的地方。派出所有大家庭的温暖,牧民更是單純善良。你在這裏,更容易找到赤誠的信仰、忠誠的警魂、火熱的青春。年輕人在工作上多努力,未來會有理解你的人出現。”索朗達傑對阿旺平措説。

  人生路上總會遭遇黑暗,有人像燈塔一樣,為你照亮前行的路。在阿旺平措眼中,索朗達傑就是那盞燈。

  “與其苦熬浪費生命,不如苦幹燃燒青春。”這是普瑪江塘邊境派出所牆壁上的所訓。草坪上,立着兩塊紅色石頭,上面分別寫着“忠誠”“警魂”。

  民警高輝説,索朗達傑用行動告訴大夥兒,堅守和奉獻是無言的。

  普瑪江塘鄉地表都是石頭,土質差到長不出樹。今年,索朗達傑開始在所裏“挖洞”,種下20棵柳樹苗。現在,這些小樹苗正迎風生長。

  呼哧,呼哧,呼哧……

  終於到達指定巡邏地點,記者已經累得癱在石頭上。索朗達傑爬到海拔5600米的高處,在一塊巨石上用紅色顏料重新噴塗了上次巡邏留下的五星紅旗和“中國”兩個字,在另一塊大石頭上噴塗了“第181次巡邏”幾個字。他噴了又噴、塗了又塗,直到每一個字、每一個筆畫清晰可見。

  敬禮!索朗達傑和民警們整齊列隊,舉起右手,向國旗敬禮。

  赤日晴空,大風獵獵。被歲月抽打出一條條褶皺的崗布冰川聖潔挺立。

  曾在普瑪江塘邊境派出所工作、因患肺水腫而調離的民警劉海鵬,專門給索朗達傑寫了一首歌,歌名叫《高山之巔》:“你在高山之巔,背靠着信念,自己也成了高山……”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