即時漣源到香港快遞:
漣源到香港快遞

洪水淹沒了村莊 “黑老大”從中看到了“商機”

2020年09月11日 20:26     來源: 檢察日報    作者: 張吟豐 曾歡 謝麗佳   
檢察日報 · 張吟豐 曾歡 謝麗佳  |  2020-09-11 20:26

   據檢察日報訊 高建剛曾是湖南省長沙市望城區一個小有名氣的企業老闆,平時開着豪車、住着豪宅,人稱“高老闆”,看上去事業有成、春風得意。但出人意料的是,一場洪水把他和他領導的黑社會性質組織“衝”了出來,讓他露出真面目。

  近日,經長沙市望城區檢察院提起公訴,法院對高建剛等16人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案作出一審判決。

  企業老闆名為助農清泥,實為盜採河沙

  2017年7月,因持續降雨,湘江水位上漲,位於長沙市望城區的溈水河達到歷史最高水位,黃花嶺村白沙垸河堤出現潰決,滔滔洪水淹沒了村莊和良田……洪水退去後,大量泥沙堆積在原來的稻田之上。

  就在當地村民為如何恢復生產發愁時,高建剛卻從中看到了“商機”。他邀集嚴益、王旭紅等人以恢復被毀稻田的名義與當地村組織簽訂協議,約定高建剛負責清理當地村組織農田裏的泥沙,目的是恢復水稻耕種。但實際上,高建剛“醉翁之意不在酒”,他的最終目的是採挖潰口附近的優質河沙,以牟取暴利。

  在未取得采礦許可證的情況下,高建剛等人調來十餘台挖掘機和吸沙船通宵作業,幾天內就通過非法採挖、銷售河沙獲利數十萬元。

  “高建剛在社會上名頭比較響,手下有一幫小弟做事,別人不敢在他面前放肆。”這是高建剛公司股東之一王旭紅與其合作採沙的理由,但作為股東,高建剛並不為公司其他股東利益着想,他經常做着左手倒右手的生意,將河沙以每車1400元的價格賣給自己的團伙成員李若峯、王成等人,而當時河沙的市場價已經達到了每車1800元,由此也埋下股東之間“火併”的引線。

  在高建剛等人盜挖河沙大肆牟利的同時,白沙垸的村民們卻寢食難安,十餘台挖掘機和吸沙船的瘋狂採挖,不僅對河堤造成了巨大的破壞,還對附近村民們的生命財產構成了威脅。

  於是,村民們紛紛向當地政府及城管部門舉報,主管部門責令停工的通知書也多次下達到採沙點,但是高建剛等人仍以清理農田泥沙之名,白天清泥,晚上挖沙。

  此時,高建剛公司股東之間也因為高建剛居中壓價、強賣河沙給自己的馬仔李若峯、王成而衝突不斷。李若峯、王成等人在高建剛的默許下,多次糾集人員持兇器到挖沙點聚眾鬧事,阻止嚴益、王旭紅將河沙賣給其他人,雙方終於撕破臉,嚴益僱人將李若峯、王成砍傷,爆發流血衝突。

  2018年10月25日,公安機關以涉嫌非法採礦罪對高建剛、嚴益、王旭紅等人立案偵查。在案件辦理過程中,一個在望城區長期實施高利放貸、暴力討債、強攬工程、插手民間糾紛等違法犯罪活動的涉黑犯罪組織浮出水面。

  “黑老大”成立公司高利放貸近2億

  原來,高建剛在公司成立前,實施過暴力討債、非法拘禁、聚眾鬥毆犯罪,但數量較少、人員零散。為了獲取穩定的經濟來源,也為了以合法形式掩蓋犯罪行為,加強對旗下馬仔的管理控制,2012年9月4日,高建剛夥同周正合夥設立長沙易博公司。從此,他們以公司名義從事高利放貸、開設賭場等活動,經濟實力不斷加強,並將獲取的部分財產用於支持該組織的活動,該公司的成立是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形成的標誌性事件。

  伴隨着易博公司的成立,一個人數眾多、結構嚴密、層級分明、分工明確的黑社會性質組織逐步形成。

  僅在2012年9月至2018年10月,以高建剛、周正為組織、領導者,以李若峯、王成為骨幹成員的黑社會性質組織,便通過發放高利貸1.78億餘元,實際獲利3640餘萬元。

  2014年1月,周正夥同他人,使用特製牌具等手段“出千”“殺豬”,被害人徐某在賭桌上被“圍獵”,幾小時就輸掉賭資92萬元。之後,周正多次通過電話進行語言威脅,帶領馬仔嚴駿前往徐某經營的車行、老家催收,徐某無力償還跑到外地躲債。嚴駿説,“周正讓我們在徐某的店外牆和玻璃門上噴油漆、塗寫‘欠賬還錢’等大字,還去他家的老屋收賬,每年中秋節、春節都去,當着街坊鄰居的面找他父母催債還錢,放狠話、寫大字,影響他們一家人的名譽,逼迫他儘快還錢。”

  徐某妻子原本做着正常生意,因不堪忍受滋擾,被迫轉讓門店,與徐某離婚,徐某祖父、父親不久也相繼過世,徐某因懼怕周正要債,一直不敢回家。

  對於村民集體組織經濟利益的侵害,高建剛等人也絕不手軟。

  2017年,高建剛、周正等人合夥承接的興工大道項目開工建設。施工過程中,高建剛、李若峯在未徵得當地羣眾同意的情況下,將項目挖掘的土方傾倒在被害人朱某等村民的責任田內,有村民前來阻止時,該組織糾集成員20餘人到卸土現場聚眾造勢,對村民進行拖拽、辱罵、威脅。對村民提出的賠償問題,到村民家中採取摔毀傢俱等方式進行恐嚇。為確立非法權威,擴大勢力影響,該組織購置砍刀、管殺、魚叉等工具,頻頻插手民間糾紛、動輒施暴解決問題,涉嫌尋釁滋事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等多項罪名。

  檢察機關提前介入,99本案卷變成147本

  經過初查,偵查機關查明瞭以高建剛、周正為首的犯罪組織多年來在長沙市望城區實施的大量違法犯罪行為,由於該組織參與人員多、作案數量多、時間跨度長、取證難度大,是否構成黑社會性質組織犯罪,偵查機關有些“拿捏不準”。

  2019年1月4日,望城區檢察院接到來自長沙市公安局望城分局的邀請,希望該院派員提前介入該案偵查。

  望城區檢察院迅速成立了以檢察長宮平為組長的辦案組,選派多名業務骨幹提前介入,全面熟悉案情,先後召開公安檢察專項聯席會議5次、案情分析推進會3次,引導公安機關圍繞黑社會性質組織的4個特徵蒐集、固定證據,以證明該黑社會性質組織的非法控制性與嚴重危害性。

  “檢察機關的提前介入為我們釐清了思路、指明瞭方向,更加堅定了我們把案件查準、查實、查透的信心。”望城公安分局掃黑辦主任鄭文傑對檢察機關的提前介入深有感觸。

  同年1月29日,“10·25”高建剛涉黑惡案被湖南省檢察院、湖南省公安廳列為掃黑除惡專項鬥爭第五批聯合掛牌督辦案件。

  這起案件涉及人員較多、案情複雜,辦案人員的工作量非常大。案件移送審查逮捕後,該院對16名犯罪嫌疑人作出批捕決定,發出繼續偵查提綱47份,補充各類證據上百份,追加逮捕5人;同時自行補充偵查,查明遺漏犯罪事實2件,查明累犯1人;發現漏犯25人,發出追訴文書後已有4人到案並被採取強制措施;追訴漏罪10起,其中法定判刑三年以上的4起。

  “辦案中,我們還注意開展自行補充偵查。”辦案檢察官介紹,“在審查被害人劉某被非法拘禁案中,檢察院發現高建剛及其組織成員並沒有參與非法拘禁,實施非法拘禁的是該犯罪組織之外的人(另案處理),於是詢問了被害人劉某本人和相關證人,並對高建剛等犯罪嫌疑人進行了訊問,我們查明高建剛等人雖然沒有實施非法拘禁,但為了催收債務,對劉某採取威脅、恐嚇方式,逼迫劉某轉讓其公司30%的股份,該行為已構成強迫交易罪,我們一方面追加了這一漏罪,另一方面對實施非法拘禁的其他犯罪嫌疑人依法追訴。”

  “移送過來的時候是99本案卷,送出去成了147本。”案件管理員在將案件移送至法院的時候感到震驚。

  與此同時,該院對於審查認為不是黑社會性質組織成員的依法不予認定1人,不構成犯罪的依法不予認定5件,依法審查並改變定性9件,發現並移送涉黑涉惡線索4條,就綜合治理工作存在的制度漏洞發出檢察建議1份。

  15名被告人當庭認罪認罰

  開庭前,多名涉案人員及辯護人提出希望檢察機關先提量刑建議,再考慮是否簽署認罪認罰具結書,對此,辦案檢察官予以拒絕,“量刑建議符合預期就認罪認罰,不符合預期就不認罪認罰,這樣的認罪認罰是不真誠的,實質上是一種投機行為,不符合立法本意。”辦案檢察官介紹説。

  因此,辦案檢察官堅持在法庭調查結束前,根據各被告人的認罪悔罪表現提出量刑建議。這一決定也得到了合議庭的認可與支持。從而,多名認罪態度不穩定的被告人為了能夠爭取從寬處理,在庭審中如實供述了全部犯罪事實。

  庭審中,承辦檢察官詳細製作了《被告人違法犯罪統計表》《查封、扣押、凍結財物清單》《涉案人員量刑建議表》《違法犯罪事實列表》《違法犯罪事實年份統計表》5本台賬,在法庭訊問、舉證質證環節,為充分證明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實施的違法犯罪活動及其產生的嚴重社會危害提供了清晰的指引,確保了庭審的清晰流暢。法庭調查結束前,周正等15名被告人對檢察機關指控的所有罪名和犯罪事實均無異議,當庭表示認罪認罰,並在其辯護人的見證下籤署了《認罪認罰具結書》。

  對於庭審的把控,望城區法院刑事審判庭庭長袁利平給予了高度評價,她表示,“這個案子我們原本預計需要4天至5天,但由於16名被告人中有15人當庭認罪認罰,實際只用時3天就把刑事及附帶民事部分全部審理完畢,超出了我們的預期,庭審效果非常好。”

  法院審理認定,本案共涉及13項罪名,分別是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聚眾鬥毆罪,非法拘禁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採礦罪,掩飾、隱瞞犯罪所得罪,賭博罪,開設賭場罪,偷越國境罪,窩藏罪,故意傷害罪,該黑社會性質組織在2012年至2018年共實施各類犯罪33起、各類違法15起,組織成員在組織外還實施個人犯罪7起,共計55起,前後打傷羣眾20人。

  7月30日上午,高建剛等16人涉嫌組織、領導、參加黑社會性質組織等罪一案一審公開宣判,望城區檢察院指控的所有違法犯罪事實及定罪量刑情節均獲法院認定,檢察機關提出的量刑建議全部得到採納。

  被告人高建剛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聚眾鬥毆罪,敲詐勒索罪,強迫交易罪,非法採礦罪等,數罪併罰,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五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被告人周正犯組織、領導黑社會性質組織罪,尋釁滋事罪,聚眾鬥毆罪,非法拘禁罪,開設賭場罪,偷越國境罪等,數罪併罰,被判處有期徒刑二十一年,剝奪政治權利五年,並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李若峯、王成等組織成員分別被判處三年至十八年不等有期徒刑,並處沒收個人財產或罰金;對用於違法犯罪的財產,依法予以沒收;對各被告人的違法所得予以追繳或者責令退賠。

  一審判決後,除拒不認罪的高建剛外,其餘15名被告人均認罪服法未上訴。高建剛隨後提出上訴,案件已於近日移送長沙市中級法院。



觸屏版 | PC版

© 中國警察網